大连港

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赤村崎葵子的分析是瞎扯淡 短篇 分析不幸的信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サダメ

    制作:笔君

    语言拥有神奇的力量。

    语言明明本该不过是普普通通的文字行列,不过是普普通通的沟通工具,有时却能强有力地向人的内心倾诉某些东西。语言中蕴含着超出字典上所写内容之外的东西,蕴含着震撼心灵的东西。

    话虽如此,但要说饿哦们早已熟悉无比的国语之中的所有一切都蕴藏着魔幻般的力量,这叫人不论如何都无法相信。更何况,同样都是美妙的语言,还有可能因为人的不同而感受不到神奇力量。有些话,某些人听了会觉得很舒服,但某些人听了反倒会感到厌恶、反胃。

    因此,我是这么想的。神奇力量的根源不在于语言本身,而是存在于语言的使用者与接收者彼此之间。藏在语言背后的情感,才是真正动摇我们内心的东西。

    所以,我敢断言。那种纸片,根本没有神奇的力量。

    「可是啊,加茂十希君。真的是没完没了,祸不单行啊。自从这个『不幸的信』传给我之后」

    小照兴奋地说出这种话来。

    她坐在教室最后排自己的座位上,盯着跟前的笔记纸。在整日课程结束的同时,她戴上了前面一直收起来的针织帽,开始竭尽全力地苦思冥想。她那瘦小身体里塞满的求知欲,今天依然发挥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可爱到爆的小照,本名是,呃……赤村崎葵子。但不晓得为什么昵称是小照。光这一点就够令人费解了,可说到她放学后的社团活动则更加令人费解。她参加的社团是分析社。通过对万事万物进行分析以看透深层本质,发现不可遗漏的东西——打着这种冠冕堂皇的招牌,实际搞的却是「对感兴趣的玩意,管它三七二十一先扑上去再说」。太白痴了。我竟然跟她在同一个社团里,这事撕烂嘴我也说不出口。

    在这位班上头号麻烦制造者,虽然可爱但超级麻烦的社长的桌上,展开着写有『不信的信』的字条。

    『不幸的信

    传给最讨厌的人就能变得幸福』

    何其恶劣的文面。说起『不幸的信』,通常应该会写要在几天内传给几个人之类的。

    这个小小的字条,今天一直在我们班上传过来传过去。尽管我觉得这事无聊至极,但第二节课的时候传到了我这里,我就条件反射地又扔到小照桌上了。原谅我,小照,我还是觉得那玩意有点瘆得慌。然后,收到那玩意的小照好像是误解为自己的玩具增加了,一直把那玩意留在手上直到放学。结果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柜子钥匙不见了,上课拿不出作业被老师骂了,还忘带便当,去小卖部结果吃的卖光了,好朋友分我面包结果掉到地上,之后贫血晕倒了…………另外还有各种倒霉事。大致算下来,都十九连击了吧。威力好大啊,这诅咒」

    …………这倒真的挺厉害。

    虽然我觉得大部分得赖你自己。

    再说,我跟你在同一间教室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啊。你遇到的那串倒霉事到底多不起眼啊。

    「今天很不走运啊。可怜可怜」

    「就是啊。快安慰我」

    不是很明白,总之求安慰的样子,我姑且把手绕到她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得到的安慰似乎超乎了预想,小照一边发出欸嘿嘿嘿的古怪笑声一边朝我贴过来。不对,竟然抱上来了。热死了,还不快放开。

    「于是,今天的社团活动是什么?要分析这个吗?」

    「正是。与其说要分析,嗯,应该说已经在分析了。虽然不认为是值得分析的有趣题材,但就是忍不住去分析,这就是人类的天性吧」

    是吗,那我肯定就不是人类了吧。

    「不过,要说我所接连遭遇的倒霉事跟『不幸的信』没有关联,确实也没有关联。毕竟不会因为这封信直接受到某种损害,也没有证据证明倒霉事是这封信造成的」

    「这么说倒也对。不过手指要是被信纸割破了,那也算有关联了」

    小照再次将『不幸的信』折成四折,扔进自己的书包。

    「但是,我讨厌不幸的信这东西。也超讨厌在几天内要传给什么人的规定」

    「为什么?」

    「因为这是对人类的意识进行操控啊,是让人去思考『让哪些人不幸也无所谓』啊。它能够让人无意识地去思考自己讨厌谁,可以抛弃跟谁之间的关系,可以说心眼坏透了呢」

    「哦」

    「不幸的信这东西要是顺利发挥那个效果,真的就会到处制造不幸啊。虽说,顺利发挥效果是不可能的」

    「是吗?」

    「那当然啦。严格遵守『传给某些人』的指令,不幸的信数量就会呈鼠算式增长。最后肯定会有人觉得没意思,把它丢掉」

    那你说得如此深恶痛绝,却非但没把它扔掉还带在身上,这算几个意思?你是不幸的堆场吗?

    「你也赶紧扔掉不好吗?又晦气,而且你也想摆脱麻烦吧」

    「会丢的,放学了就丢。又不可能真的因为这东西变得不幸,现在带在身上也没什么问题……嘅,问题来了」

    「啊?」

    小照的表情露骨地颦蹙起来。我循着她目光看去,只见一位熟悉的老师的身影。看着那丰盈过头的卷发与枯瘦的面庞朝这边逼近,我明白小照说的『问题』是什么意思了。

    「啊,太好了!赤村崎同学,你还活着啊!」

    学校性格最麻烦的老师——世界史的中林老师发现了小照,一脸开心地抚摸胸口,松了口气。据我分析,老师恐怕是觉得小照会被不幸的信害死,在替小照担心。太好了呢,小照,遇到了一位好老师。

    「我听说了啊,赤村崎同学!好可怜啊!竟然被重度不幸缠身……啊啊,多么可怜啊!倒霉十九连?不幸的信?哎呀!!」

    尽管中林老师嘴上表示同情,但在我看来,她只怕是满心欢喜,发现了最爱的超自然事件都兴奋得恨不得两脚飘起来了。

    小照似乎也看清了本质,只见她正皱着眉头。

    「啊,不幸的信啊!虽然很古朴,但咒力是千真万确的!你得赶紧采取对策啊!」

    「是啊」

    应付式的对答,游移的目光。

    小照是会捉弄别人,但不常嫌弃别人。正因如此,能让小照如此嫌弃的,大概就只有中林老师了。这就是常说的,生理上合不来吧。话说,咒力是啥?

    「事已至此,你得装备上神圣的东西才行啊!没错,要从诅咒道具的影响下保护自己,就必须持有力量更强的道具才行。不过没问题,你不用担心,我这里正好就有神圣的魔法道具…………介绍给你也不是不行哦!」

    …………。

    中林老师满面笑容,但我忍不住觉得在那喜悦的深处,表情的水面之下有着某种漆黑的东西暗流汹涌。

    倒不如说,实在太可疑了。

    尽管这么说老师很无礼,但我还是不得不说。

    这个人,很古怪。

    不过,小照拥有出色的精神力,将那喜悦的气场弹开,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以平淡得像是白开水都喝干了的态度进行应答。

    「已经没事了。那种东西我待会儿就去烧掉,用火焰来净化」

    「啊啊啊啊啊啊快住手!不行的不能的不可以的!竟然要把不幸的信烧掉,真是难以置信啊,赤村崎同学!」

    「为什么不行?」

    「不幸的信这种东西,光抹消掉物质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啊!」

    「那就交给老师您吧」

    「不要啊啊啊快住手!我对那种东西过敏啊!因为我灵感很强的!」

    灵感强是怎么回事?小照,你不试着分析分析……?

    「既然灵感强,劝您还是不要靠近被不幸缠身的我为好」

    你这是在委婉地说「少废话,还不快滚」。

    「你这种其实没问题的啦!因为我有,这个!魅惑的!超级女子力能量石(Z)!」

    看到老师取出来的小石头,小照石化了。让平时那个话痨小照像现在这样钳口不言的机会,真的很少。

    「本来不是会员的话,是不能够一睹这神圣力量的全貌的,不过赤村崎葵子同学的话是特别的。没错,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某种神圣的东西!」

    「……我身上……神圣的……是吗……」

    要是做问卷调查,研究班上谁的性格最古怪,恐怕小照能拿到不可动摇的高名次。倒不如说肯定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让人感觉到神圣的东西,那肯定是因为她平日里的行为太过古怪。

    「总之,赤村崎同学!你应该尽快正确地进行处理!把它传给你讨厌的人吧!把不幸推给别人就对了!」

    这话说得好差劲,不敢相信竟然出自教育者之口。正当我被那失职之言惊呆了的时候,突然间。

    简直就像要制止中林老师大喊大叫一般,传来一声巨响,有什么东西撞在了教室窗户上。

    「妈呀!什什什什么!?陨石!?」

    中林老师惊愕不已,惊恐程度前所未见闻所未闻。比三流的超自然事物恐怖多了啊,你这张脸。

    但是没关系,她的惊恐马上就平息下来。因为事件的真相,我已清楚地目睹到。

    「是鸟」

    「你说是鸟!?真的吗,加茂同学!」

    「是真的,我看到了」

    「不是陨石!?」

    不是陨石。被逼问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会很累的,您就别固执了好吗。

    「什么啊,只是鸟撞到窗户玻璃上了啊……吓我一跳」

    就是为了避免这类事发生,你才准备那啥超级什么石的不是吗?我说,那玩意是不是根本不管用?

    「嗯?小照?你怎么了?」

    没理会无端大喊大叫的中林老师,小照不知怎的面色铁青,竟半张着嘴死盯着地面。

    「因为刚才的冲击……」

    我低头一探究竟,发现小照的手机摔在地上坏掉了。因为中林老师反应过猛,桌子被掀动,放在桌上的手机就掉了。屏幕裂得够惨。

    哎,可怜人啊。

    这样就二十连了吗。基本没可能倒霉到这个份上吧,都分不清运气是好还是糟了。

    「太、太惨了……」

    情绪低落的小照身旁,中林老师显得十分惊讶。

    「这!这毫无疑问是诅咒啊,赤村崎同学!」

    「哦」

    「刻不容缓,赶紧扔掉『不幸的信』!!」

    「别赖什么诅咒,请赔我手机好不好」

    自己凡事喜欢各种忽悠别人,自己却不被忽悠,真不愧是小照。这就是遭人恨的孩子吗。

    「小照?你干嘛表情这么怪?」

    小照摆着奇怪的表情,正在沉思。小照摆出奇怪表情的时候,基本是在想奇怪事情的时候,这次恐怕也不例外。

    「不……想想发现,老师您说的或许是对的……」

    「啥?」

    「总觉得,这玩意有某种特别的力量在驱动」

    「怎、怎么连你都开始胡言乱语了啊,小照!你不是脑子出问题啦!」

    「……加茂君,你是不是在说老师我脑子有问题——」

    「有问题的不止那些啊,加茂十希君。刚刚发生的事情明显有问题」

    「喂,你们都说老师我脑子——」

    「这是不容忽视的事态。威廉如此细述。现在需要分析!」

    小照没理会中林老师,再次从包里取出『不幸的信』,眉飞色舞地开始分析。

    「首先,倒霉事二十连果然很蹊跷。巧合不可能叠加二十次之多,认为是有人蓄意诱发为妥」

    嗯,倒霉二十连实在太不正常。

    「从倒霉对象与程度具备一致性来看,果然应该将所有二十次倒霉事视为串联事件。可是,尽管行为形态中能看出一致性,但无法找到行为目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除了将我卷进麻烦事里,难道不存在其他目的?这就好像,让我不幸就是最终目标一样」

    「难道不是吗?」

    「可若是这样,麻烦事的质量又太低了,我几乎没有受到伤害。我是被老师吼也不会在意的性格,忘带便当也不至于饿死,这部手机也备份过,数据马上可以修复」

    「唔唔唔……你真是个好姑娘」

    咦?

    不对,手机被弄坏,难道不是相当严重的情况吗?为什么你说没受到伤害?这不奇怪吗?

    ……我好像明白了。你是在信口开河。

    「然后,问题在于刚刚发生的情况。鸟撞击窗户玻璃,这种事不认为能够人为诱发。就算可以,也没理由牵强地那么做。想要弄坏我手机,普普通通地将它弄坏就行了。因为平时我都是放在书包里的。…………归纳之后,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其手段,切入点,都并非人为的,现实的,混杂着只可能存在于巧合中的要素。换而言之,以人类之力无法实现」

    ……总觉得你这分析有够飘逸。

    那就把结论说说看吧。

    「照你这么说,今天发生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嗯。加茂十希君,我们不得不这么去想。这就仿佛…………有某种神秘力量在操纵着偶然啊」

    呃,嗯。是吗?

    小照无视掉完全不来劲的我,突然大喊起来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是诅咒!这是诅咒的力量啊,加茂十希君!!」

    小照投入感情,眉飞色舞,把她端正的脸庞扭得一塌糊涂,这样说道。装得也太假了…………。

    「是诅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师!!」

    「是诅咒啊啊啊啊啊啊赤村崎同学!!」

    …………哇。好麻烦。成双的麻烦来了。那份不幸,你想推给谁?

    「老师,拜托了!这封不幸的信,就请老师您来保管吧!」

    「咦?我、我来?」

    「只能托付给拥有举世无双级超级女子力能量石XYZ(The Z)保护的老师您啦!」

    「不,你别擅自给它升级啊」

    「拜托了!老师您不是有灵感吗!」

    「虽、虽说是灵感,但那是只对妖精和精灵起反应的类型」

    「综上所述,就拜托老师您了!」

    「啊、等等!」

    小照把『不幸的信』强行塞进了中林老师手里,然后拉着我的手逃出了教室。

    不晓得为什么要把我也硬拉着带走,总之小照一路跑呀跑呀,等到远离了教室来到了大厅鞋柜跟前,她才总算喘口气,停下脚步。

    「这样就可以了」

    「什么可以,那么强硬。之后要道歉喔」

    「嗯,不过好好地用正确方法处理掉了,对吧?」

    「…………嗯?」

    「把信传给最讨厌的人,把不幸推给别人就对了」

    小照灿烂地一笑。……莫非你就是为了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才搞出刚才那番分析?这么说,你的分析果然是瞎扯蛋……?

    「好了,回家吧」

    啊啊,回家吧。

    但是,你手可以松了。

    【聊天室】

    Wilhelm :哎呀,发生过那种事啊。够呛呢

    十希男 :是啊……不,其实也没那么糟糕

    十希男 :到头来,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二十次的倒霉事

    Wilhelm :倒霉二十连是不可能的,所以当然是人为造成的哦。巧合不可能连续发生。

    Wilhelm :我想你已经发现了,小照只是在随口乱说

    十希男 :嗯,可鸟是怎么回事?怎么让鸟撞上窗户玻璃

    Wilhelm :没办法让鸟撞玻璃,鸟无非是自己撞上去的。然而,小照只是利用了这件事。在鸟撞到玻璃,桌子动了的时候,她就自己把手机弄掉了。

    Wilhelm :不是被卷入不幸当中,

    Wilhelm :只是将偶然,编排在了自己的不幸里

    Wilhelm :如此一来,就能让意外表现出偶然性

    Wilhelm :其实没有鸟也无所谓,只要抓住某个契机就可以了

    十希男 :哦…………

    Wilhelm :今天一整天都在发生那种事对吧。还故意准备了十九次麻烦事……真是不懂节制呢

    十希男 :可是,那家伙还让老师赔偿啊

    Wilhelm :那算自作自受吧。会不会赔偿就不清楚了

    十希男 :是自作自受吗?

    十希男 :另外,将不幸推给别人,换取自己的幸福,这做派实在无法苟同

    Wilhelm :是的,小照一定也这么觉得

    十希男 :…………咦?

    Wilhelm :小照明确地说过吧?『已经在分析了』。不是准备做,而是已经在做了。

    Wilhelm :在几天内要传给某人……这种形式,是鼠算式增长呢。所以应该认为,刻意采取这种形式,就是为了在班级内蔓延开来

    Wilhelm :这样一来,犯人应该就在这个班级里

    Wilhelm :因为会让人去思考「自己讨厌谁」,所以这个恶作剧恶劣了些呢

    Wilhelm :所以小照想要锁定,也认为这能够办到。

    十希男 :锁定?锁定什么?

    Wilhelm :不幸的信的寄件人

    十希男 :寄件人…………

    Wilhelm :十九连的夸张倒霉事,就是『不幸的信被自己截住』的讯息

    Wilhelm :她应该淡淡地期待着,寄件人做出某种反应吧

    Wilhelm :于是中林老师回应了期待,被引诱了出来……。寄件人不是班上的人,而是老师,这令人有些吃惊呢

    十希男 :咦?中林老师是寄件人?

    Wilhelm :没错。所以老师才知道吧,『不幸的信』的正确处理方法。刚才也说过了,正常应该是『传给某人』。通常不会留到传给最讨厌的人,所以不看内容是不会知道这一条的

    十希男 :也说不定是听学生说的吧

    Wilhelm :十希男君,换做你会怎么做?去找中林老师咨询不幸的信的事情吗?

    十希男 :不会

    Wilhelm :不过,这很难算确证就是了

    十希男 :可是,她竟然为此若无其事地把手机弄坏

    Wilhelm :啊,你是说这个啊

    Wilhelm :她好像一直想换新手机

    Wilhelm :我想她明天就会带着新手机开开心心来上学了

    Wilhelm :因为,想要的最新款一下子就到手了呢。

    十希男 :……那个死丫头

    Wilhelm :真要追求幸福的话

    Wilhelm :不应该紧盯着讨厌的东西,而是应该去追寻喜欢的东西呢

    Wilhelm :与其将他人卷入不幸,

    Wilhelm :还是让自己投身幸福会更加快乐,对不对?

    Wilhelm :就这么多了,我是威廉!

    Wilhelm :到吃完饭的时间了,我先下了

    Wilhelm :再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基金配资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赤村崎葵子的分析是瞎扯淡”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基金配资 ,本站永久域名http://jn900.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